欢迎来到陕西航天银河999app—官网技师学院!

新闻中心

院校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步科股份5年收到现金不及营收 创业板被否旧伤未根除

发布时间:2020-08-18 08:12:53 阅读量:1 作者: 银河999app—官网

。  步科股份选择 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二章2.1.2中规定 的第(一)条: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步科股份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10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 的25%,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8400万股。其拟募集资金2.71亿元,其中8215万元拟用于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8567万元拟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2503.70万元拟用于智能制造营销服务中心建设项目,6800万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步科股份 的控股股东为上海步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步进”),间接控股股东为深圳市步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步进”,上海步进 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唐咚。  上海步进持有步科股份58.6980% 的股份。唐咚直接持有步科股份16.1209% 的股份,通过持有深圳步进71.6883% 的股份间接持有公司40.8172% 的股份、通过深圳步进控制 的上海步进控制公司58.6980% 的表决权;通过持有同心众益6.5434% 的股份间接持有公司0.9501% 的股份、通过控制同心众益控制公司14.5193% 的表决权。唐咚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步科股份57.8882% 的股份,控制89.3382% 的表决权。  唐咚,男,1969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东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本科学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高层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1991年9月至1992年7月在东南大学任助教;1992年8月至1996年4月任深圳航天微电机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1996年5月至1999年4月任瑞士思博电子集团中国代表,全面负责中国地区 的销售与市场工作;1996年5月至2012年2月先后任深圳步进科技(原深圳步进机电)执行董事/董事长、总经理;2012年3月至今任深圳步进董事长;2002年2月至今任深圳人机董事长;2004年11月至今任亚特精科董事长;2006年8月至2012年2月任上海步科电气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2年3月至今任上海步进执行董事;2007年9月至今任深圳步科执行董事/董事长兼总经理;2008年3月至今任常州精纳董事长;2008年12月至2012年4月任步科有限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2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15年3月至今任同心众益执行事务合伙人;2018年4月至今任常州精纳总经理;2018年11月至今任香港步科董事长;2019年2月至今任成都步科董事;2019年8月至今任杭州步科董事。  2017年折戟创业板  事实上,本次并非步科股份第一次谋求资本市场上市。2017年6月21日,创业板发审委2017年第50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步科股份首发申请未获通过。2017年9月8日,步科股份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 的《关于不予核准上海步科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 的决定》(证监许可[2017]1652号)。  2016年4月22日,步科股份在证监会官网披露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2017年6月12日更新创业板招股说明书。彼时,步科股份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17年9月8日出具 的《关于不予核准上海步科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 的决定》(证监许可[2017]1652号),步科股份前次申报发审委关注 的主要问题如下:  “你公司在2014、2015和2016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 的净利润分别为20,824,588.31元、16,789,402.77元和21,426,232.08元。你公司未能充分说明并披露外销收入部分通过第三方回款 的理由,保荐机构也未能充分说明对外资财务公司第三方回款所履行 的核查程序。  2014年12月,你公司原股东黄华林、马学童、朱宏锋分别与池家武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各自持有 的你公司941,135股、510,200股、299,452股转让给池家武并退出你公司股东。你公司未能充分说明并披露报告期内持续与前股东及前员工所在 的公司发生采购或销售行为 的合理性以及交易价格 的公允性。  创业板发审委认为,上述情形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23号)第三十一条 的规定不符。”  回复落实函称第三方回款问题已整改完毕  步科股份表示,本次报告期内,第三方回款 的问题已得到有效 的规范和整改。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3月,步科股份第三方回款 的金额分别为649.89万元、574.09万元、265.37万元和34.70万元,剔除可不纳入统计范围 的第三方回款 的金额分别为606.51万元、485.04万元、196.09万元和11.50万元,占营业收入 的比例分别为1.97%、1.52%、0.57%和0.16%。  该公司称,报告期内,客户通过第三方付款 的情形,主要系外汇管制原因,公司部分客户所在国受到经济制裁或当地政府出于平衡国际支出 的考虑,对本国外汇进出实行审批和限制,部分客户出于便捷考虑,在与公司 的交易中采用了第三方回款 的方式,存在合理性。第三方回款 的付款方与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其他关联方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利益安排 的情形。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因第三方回款导致货款归属纠纷 的情况。  同时,步科股份称,报告期内,公司已经制定、完善并执行了切实有效 的第三方回款内控制度,从事前控制和事后控制两个维度,来规范和减少第三方回款 的情形。  连续七年与前股东所在 的公司关联交易  2014年12月,步科股份原股东黄华林、马学童、朱宏锋分别与池家武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各自持有 的94.11万股、51.02万股、29.95万股转让给池家武并退出步科股份股东。  彼时,创业板发审委认为,步科股份未能充分说明并披露报告期内持续与前股东及前员工所在 的公司发生采购或销售行为 的合理性以及交易价格 的公允性。  根据步科股份回复函,马学童系步科股份前身步科有限2008年设立时 的股东。黄华林、朱宏锋系步科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深圳步进2006年入股 的股东。2011年,步科有限开始筹划股改及上市事宜,为优化步科有限股权结构、对员工进行激励及补充公司发展所需要 的资金,公司间接持股 的境内自然人股东同时参与认缴新增出资,使其可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因此黄华林、朱宏锋于2011年成为步科股份直接股东。  2010年,马学童、黄华林、朱宏锋先后从步科有限和深圳步科离职,开始自主创业。根据对马学童、朱宏锋、黄华林 的访谈确认,2014年12月,前述三人将直接持有 的全部公司股份转让给池家武,主要系其个人资金需要或投资公司 的资金需要。  马学童和朱宏锋于2010年3月筹划设立上海繁易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繁易”),持股股东为马学童和朱宏锋 的配偶;黄华林于2010年7月增资入股上海繁易(后于2010年10月退出)。上海繁易是 一家设备智能化产品及服务提供商,面向工业自动化、环保、电力、新能源等领域,提供智能化产品及工业物联网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  2011年,黄华林设立深圳市盛泰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泰奇”)。盛泰奇系自动化产品、自动化系统集成方案提供商,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产品 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值得一提 的是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过去七年,步科股份始终与上海繁易存在关联交易。  2013年至2017年,步科股份向上海繁易销售金额分别为34.73万元、62.35万元、44.42万元、7.57万元、20.45万元、4.73万元和2.01万元;向上海繁易采购金额分别为32.80万元、49.99万元、93.40万元、18.02万元、68.20万元、93.40万元和36.7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 的0.47%、0.59%、1.24%、0.18%、0.40%、0.50%、0.19%。  2017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向盛泰奇销售金额合计分别为47.10万元、16.71万元和2.25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 的0.15%、0.05%、0.01%。  步科股份称,公司与相关前股东及前员工所在公司 的交易金额较小,相关交易具有商业合理性,交易价格公允。  连续五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 的现金不及营业收入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1.90亿元、2.12亿元、2.06亿元、2.37亿元、3.08亿元、3.19亿元和3.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71.42万元、2352.29万元、2065.70万元、3163.33万元、3269.73万元、3998.42万元和4668.47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 的净利润分别为2443.04万元、2239.07万元、1846.83万元、2907.88万元、2930.81万元、3616.12万元和4227.09万元。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经营活动产生 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65.40万元、1569.96万元、2338.95万元、3532.26万元、2743.71万元、3230.13万元和4898.36万元。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 的现金分别为1.91亿元、2.15亿元、2.00亿元、2.36亿元、2.71亿元、3.04亿元和3.17亿元。也就是 说,2015年至2019年连续五年时间该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 的现金均不及同期营业收入。  2020年1-6月,步科股份营业收入为1.86亿元,同比增加17.3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 的净利润为3279.31万元,同比增加67.10%。  同时,步科股份预计202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75亿元-3.00亿元,同比增长10.46%至20.50%;预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 的净利润4000万元-5000万元,同比增长27.35%至59.19%;预计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 的净利润3800万元-4800万元,同比增长30.05%至64.27%。  外销收入连续两年下滑  2017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外销收入分别为5795.53万元、5129.38万元和4820.54万元,占比分别为18.95%、16.19%、14.03%。  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产品外销 的主要地区为欧洲和亚洲,外销 的主要产品在各个区域均为驱动系统和人机界面。其中,欧洲销售金额分别为3581.95万元、3431.85万元和3014.21万元,占比分别为61.81%、66.91%和62.53%;亚洲销售金额分别为1736.98万元、1122.62万元和1164.73万元,占比分别为29.97%、21.89%和24.16%。  对外销收入下滑,步科股份解释称,2018年度相比2017年度外销收入下降 的原因主要系公司主动与受到外汇管制影响回款 的经销商QVD International Trading (L.L.C)逐渐结束业务关系。公司2017年度对该客户销售额为463.86万元。2019年度相比2018年度外销收入下降 的原因主要系公司在欧洲 的直销业务受当地经济影响,呈现小幅度下滑。  2017年至2019年研发费用率均不及2016年研发费用率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2092.84万元、1954.13万元、2210.48万元、2727.92万元、3007.11万元、3184.69万元和3970.62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 的比例分别为11.01%、9.20%、10.74%、11.53%、9.76%、9.98%和11.50%。  2018年及2019年,扣除股份支付费用影响,步科股份 的研发费用较上年度分别增加284.27万元及682.74万元。该公司称,主要系公司持续加强研发力度,加大研发人员招聘和投入,2018年及2019年研发相关工资及福利费较上年度增加金额分别263.95万元及660.77万元。  2014年至2016年,步科股份研发费用中主要支出为人工费用,分别为1483.84万元、1644.02万元和2148.04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75.93%、74.37%和78.74%。  2017年及2019年,步科股份研发人员工资及福利费分别为2222.29万元、2486.24万元和3147.01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73.90%、78.07%和79.26%;材料费分别为213.12万元、229.82万元和244.20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7.09%、7.22%和6.15%;差旅费分别为126.24万元、124.34万元和155.45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4.20%、3.90%和3.91%;折旧与摊销费用分别为124.07万元、115.12万元和103.24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4.13%、3.61%和2.60%;房租及水电费用分别为69.76万元、78.32万元和85.57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2.32%、2.46%和2.16%;其他费用分别为144.94万元、150.84万元和131.86万元,占研发费用 的比例分别为4.82%、4.74%和3.32%。  2017年至2019年,按照研发领域分类,步科股份研发项目分别为人机界面产品技术开发及应用、驱动系统产品技术开发及应用、可编程逻辑控制器技术开发及应用、数字化工厂产品技术开发及应用和产品预研等,报告期整体预算分别为2535.00万元、5151.00万元、310.03万元、2180.00万元和1000.00万元。  2017年至2019年,汇川技术、新时达、英威腾、埃斯顿、信捷电气、蓝海华腾和雷赛智能7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8.89%、9.20%和10.48%。  主要产品人机界面毛利率呈下滑趋势  步科股份称,公司毛利率 的波动主要受产品销售价格、销售成本、产品结构等因素 的影响。2013年至2019年,该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84%、39.09%、38.29%、39.08%、38.53%、37.35%和38.88%。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主要产品为人机界面、伺服系统、低压变频器等,其中,人机界面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57.09%、48.59%、48.02%、49.68%、45.16%、42.84%和40.44%;伺服系统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27.32%、32.80%、31.18%、30.09%、28.30%、34.00%和35.67%;低压变频器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2.58%、6.19%、7.08%、8.17%、8.31%、6.06%和7.23%。  2013年至2019年,该公司人机界面毛利率分别为47.06%、45.83%、40.20%、39.13%、36.68%、35.02%和38.17%;伺服系统产品毛利率分别为34.28%、32.54%、36.26%、39.80%、37.08%、35.79%和37.77%;低压变频器毛利率分别为18.38%、17.72%、25.04%、31.67%、32.26%、32.01%和28.25%。  2017年至2019年,同行业汇川技术、新时达、英威腾、埃斯顿、信捷电气、蓝海华腾和雷赛智能7家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8.14%、36.20%和35.39%。其中,新时达毛利率低于同行业水平,主要系其主营业务中 的机器人与运动控制类产品业务中收入比重较高 的业务为伺服系统渠道代理商业务,该项业务毛利率较低,从而拉低了新时达主营业务毛利率。为保证可比性,剔除新时达毛利率后,6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40.60%、38.89%和37.84%。  人机界面国内市场占有率均不足5%  据科创板日报,为更准确了解步科股份 的行业地位,选取关联系较高 的信捷电气和汇川技术与其进行比较。  同样成立于2008年,信捷电气2019年营收约6.5亿元,同比增加10.03%,其中归股东净利润1.67亿元,较上年增加12.21%,相较之下,步科股份这两项数据约为前者 的一半,且增长速度也未有明显优势。  招股书显示,信捷电气是 步科股份在人机界面市场中 的直接竞争者,2018年两者分别占据3.6%和4.4% 的国内市场份额。在这一细分领域最大玩家为西门子,市场占有率超25%,紧随其后 的是 威纶通和昆仑通态,两者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5.1%和10.8%。资料显示,威纶通1995年成立于台湾,昆仑通态则是 2010年成立于深圳 的后起之秀。  根据《2020年中国HMI市场研究报告》,2019年公司人机界面销售金额占国内人机界面市场份额为4.6%。  而在另一重要领域——中国伺服系统市场,汇川技术已经是 重量级玩家。据了解,该细分市场以日本厂商占主导,市场份额接近50%,国内制造商中,汇川技术仅次于台湾厂商台达,占据了约10.3% 的份额。相比之下,步科股份市场份额仅为1.03%。业绩快报显示,汇川技术去年营收约73.94亿元,同比增长25.87%,其中归股东净利润下滑10.29% ,为10.47亿元。  对于净利润下滑,汇川技术表示系受产品结构和毛利影响,但实际上其毛利在行业中已属较高水平。2018年数据显示,三家可比公司中,汇川技术毛利最高,达到41.81%,步科股份最低为37.35% 。研发支出占比中,汇川技术依然最高达到12.12%,最低为信捷电气 的7.57%。  此外,步科股份虽然列举出7名核心技术人员,但仅从履历信息看,7人 的学术背景和工作经历均无明显亮点,主要研发成果均为参与主持公司项目,未提及本人 的专利发明情况。  潜力业务尚未盈利  步科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围绕《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和全球制造业转型升级 的大趋势,公司较早进入智能制造领域。  据该公司自述,其自行研发了数字化工厂软硬件产品和技术,结合工业自动化技术,为客户提供数字化工厂解决方案,帮助中小企业实现自动化、数字化 的升级改造或建设。未来,公司将继续打造自动化设备控制、数字化工厂、工业SaaS软件构成 的“三轮驱动”技术平台。招股书显示,步科股份这一产品主要客户为阿里云、金蝶软件、迪卡侬等。  据悉,步科股份2019年先后在成都和杭州设立了控股子公司,主营数字化工厂及工业互联网相关软硬件产品 的研发和销售,但两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  2019年2月25日,步科股份设立成都步科智能有限公司,注册地位于成都,步科股份持有100%股权。成都步科智能有限公司从事数字化工厂相关软硬件产品 的研发和销售。  截至2019年末,成都步科智能有限公司总资产182.64万元,净资产122.09万元,净利润-177.91万元。  2019年8月16日,步科股份设立杭州步科云通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位于杭州,步科股份持有100%股权。杭州步科云通科技有限公司从事数字化工厂相关软硬件产品 的研发和销售。  截至2019年末,杭州步科云通科技有限公司总资产216.94万元,净资产193.12万元,净利润-6.88万元。  应收账款周转率高于同业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119.76万元、1127.38万元、1767.30万元、2116.94万元、3389.76万元、2810.55万元和3539.22万元,占营业收入 的比例分别为5.89%、5.31%、8.59%、8.95%、11.00%、8.81%和10.25%。  步科股份表示,2018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2017年末减少579.22万元,同比下降17.09%,主要系2018年第四季度销售收入同比有所下降所致。2017年第四季度收入为8359.35万元,2018年第四季季度收入为7976.51万元,同比下降4.58%。2019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较2018年末增长729.38万元,同比增长25.95%,主要系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同比增长较快所致。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为9575.39万元,同比增长20.04%。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坏账准备分别为57.72万元、56.62万元、89.34万元、108.69万元、170.51万元、176.09万元和178.47万元。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062.04万元、1070.76万元、1677.95万元、2008.25万元、3219.25万元、2634.46万元及3361.46万元,占流动资产 的比例分别为8.77%、9.55%、14.88%、13.07%、17.02%、12.93%及13.51%。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8.74次、18.91次、14.22次、12.18次、11.79次、10.90次和11.52次。  根据步科股份创业板招股说明书,2014年至2016年,同行业上市公司英威腾、汇川技术、合康新能、埃斯顿、新时达、信捷电气 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4.41次、3.51次和3.35次。  2017年至2019年,同行业汇川技术、新时达、英威腾、埃斯顿、信捷电气、蓝海华腾和雷赛智能7家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4.47次、4.59次和4.61次。  过去三年存货跌价准备高于同业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存货账面余额为3914.87万元、4759.04万元、4014.43万元、5405.60万元、5296.03万元、5995.81万元、7166.26万元。  其中,步科股份2019年末存货余额较上年增加1170.45万元,同比增长19.52%。该公司称,最后一期存货大幅增长 的原因主要系:2019年度,宏观经济企稳及贸易摩擦逐渐趋缓等因素使得下游行业需求回升,公司根据该国际经济形势 的变化进行原材料备货;同时,随着公司产品竞争力提升,主要产品增长趋势良好,公司进行积极备货以满足未来 的市场需求。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存货跌价准备余额为365.68万元、351.34万元、340.74万元、387.86万元、463.89万元、537.53万元、586.03万元。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549.19万元、4407.70万元、3673.69万元、5017.75万元、4832.14万元、5458.28万元和6580.23万元,占同期末流动资产 的比例分别为29.32%、39.30%、32.58%、32.66 %、25.55%、26.78%和26.46%。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7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存货包括原材料、在产品、库存产品、发出商品和委托加工物资,该公司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  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463.89万元、537.53万元和586.03万元,占存货账面余额 的比例分别为8.76%、8.97%和8.18%。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计提 的平均存货跌价准备分别为1.79%、2.14%和6.17%。  2013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3.02次、2.97次、2.90次、3.05次、3.84次、3.88次和3.50次。  根据步科股份创业板招股说明书,2014年至2016年,同行业上市公司英威腾、汇川技术、合康新能、埃斯顿、新时达、信捷电气 的存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2.88次、2.50次和2.63次。  2017年至2019年,同行业汇川技术、新时达、英威腾、埃斯顿、信捷电气、蓝海华腾和雷赛智能7家可比上市公司存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2.76次、2.53次和2.51次。  2018年7名董事中4名董事发生变动  2018年4月,步科股份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原董事周长国、独立董事刘勇、赵斌、徐波不再担任公司董事,王永革、肖莉、毛明华、杜小鹏担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赵有强不再担任公司监事,黄敏担任公司第三届监事会监事。  上述董事变动亦引起上交所关注,并在落实函中要求步科股份说明7名董事中4名董事发生变动 的具体原因、新增相关人员 的来源。  步科股份回复落实函称,其中,外部董事变动系周长国在第二届董事会任期届满后,因其个人原因,不再继续担任发行人董事。独立董事变动系原独立董事刘勇、赵斌、徐波自2012年4月发行人第一届第一次董事会被选举为独立董事,截至2018年4月发行人第二届董事任期届满,独立董事刘勇、赵斌、徐波在发行人董事会任期已连续六年届满。根据《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 的指导意见》 的相关规定,独立董事连任时间不得超过六年。发行人根据前述规定对连续任期已满六年 的独立董事刘勇、赵斌、徐波予以更换。  步科股份称,前述变动 的董事未在公司担任除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以外 的其他职务,不属于公司董事会中 的核心人员。新任董事均由公司原股东委派产生,因此不构成重大不利变化;前述人员 的变更未对公司 的控制权或经营权造成重大影响,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 的稳定性和持续性。  六年分红近1亿元  2014年至2019年,步科股份共分红八次,累计分红金额9702万元。  经2014年3月21日召开 的步科股份2013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步科股份以截至2013年12月31日止公司总股本630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260万元(含税)。  经2015年1月21日召开 的步科股份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步科股份以截止2014年12月31日止公司总股本630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512万元(含税)。  经2016年2月23日召开 的步科股份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步科股份以截止2015年12月31日止公司总股本630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630万元(含税)。  经2017年3月22日召开 的步科股份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步科股份以截止2016年12月31日止公司总股本6300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945万元(含税)。  2017年3月22日,步科股份2016年度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945.00万元。  2017年8月15日,步科股份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630.00万元。  2018年4月18日,步科股份2017年度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890.00万元。  2019年5月8日,步科股份2018年度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890.00万元。

返回首页